当前位置:last.com.cn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在金钏儿死后立马就去找王夫人,是为何?
红楼梦中薛宝钗在金钏儿死后立马就去找王夫人,是为何?
2022-11-19

薛宝钗,《红楼梦》中的女主角之一,金陵十二钗之一。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贾宝玉和林黛玉诉肺腑的话,不但被袭人听个真切,过后薛宝钗突然出现,话里话外试探袭人口风,显然是她也旁听了全过程。

袭人好在一心为了宝玉,绝口不提刚才之事。打马虎眼遮掩过去,否则她再不可能留在宝玉身边。毕竟宝玉和贾家的名誉更重要,薛宝钗不会任由袭人传播贾宝玉和林黛玉的“私情”,必然会禀告王夫人处理。

这里袭人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一番凶险,正与薛宝钗说史湘云,突然一个婆子慌慌张张跑过来,一见宝钗和袭人,她可不是守口如瓶的人。脱口而出:

(第三十二回)“这是哪里说起!金钏儿姑娘好好的投井死了!”袭人唬了一跳,忙问:“哪个金钏儿?”那老婆子道:“那里还有两个金钏儿呢?就是太太屋里的。前儿不知为什么撵他出去,在家里哭天哭地的,也都不理会他,谁知找他不见了。刚才打水的人在那东南角上井里打水,见一个尸首,赶着叫人打捞起来,谁知是他。他们家里还只管乱着要救活,那里中用了!”宝钗道:“这也奇了。”袭人听说,点头赞叹,想素日同气之情,不觉流下泪来。宝钗听见这话,忙向王夫人处来道安慰。这里袭人回去不提。

金钏儿投井死了,正应了前文她对贾宝玉说的话:“金簪子掉在井里头,有你的只是有你的”。

关于金钏儿的死,就像她被撵前求王夫人的那样。“我跟了太太十来年,这会子撵出去,我还见人不见人呢!”

金钏儿一朝从太太身边大丫头,成了勾引贾宝玉被撵出去的无良丫头,贾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。别说她日后还想嫁人,就是出门都要被人戳断脊梁骨。

尤其事关贾宝玉,真正是百口莫辩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一家人从此跟她蒙羞。也许只有“死”才是她的唯一选择。

金钏儿死了,袭人第一反应是不信。她是奴才,更能感同身受,尤其她又是个未雨绸缪的性格。对丫头命如草芥早有看法。

金钏儿之死,对袭人的刺激非常强烈。她先是“赞叹”,不是赞美的意思,而是“扼腕叹息”不能相信。

袭人早知道贾宝玉是金钏儿被撵的罪魁,也能猜到金钏儿之死的原因。作者有意用“赞叹”,也证明袭人认同金钏儿的选择。换成是她也不能活了。

而袭人与金钏儿从小一起成长为荣国府的大丫头。如今同伴突然自戕,也容不得她不难过落泪。

金钏儿的前车之鉴,更是深深刺激了袭人,她是时候做出选择了!不提。

薛宝钗听闻金钏儿之死,表现是:“这就奇了”。其实是她明知故问,也是她必有的表达。

宝钗对金钏儿被撵和为什么死,一定也知道。但她绝不能表现出知道。用“这就奇了”演戏,符合她客人的身份。

她听闻噩耗,全忘了刚才出来的目的,急忙就去了王夫人处。事有轻重缓急,此时王夫人更需要安慰。

薛宝钗懂事,会来事,也就体现在这些细节的方方面面。

金钏儿的死,出乎王夫人的意料。人非草木,金钏儿跟了她十多年,也不想就死了。

尤其金钏儿因贾宝玉而死,王夫人笃信神佛,到底觉得神明可鉴,天网恢恢。所以,王夫人伤心,倒也不是鳄鱼的眼泪。

薛宝钗赶来时,王夫人正在独自落泪,一见宝钗,王夫人先问她哪里来?宝钗回说从“园子里”。王夫人又问“可见你宝兄弟”?宝钗回答“才见他穿衣服出去”。

看似娘两个日常对答,却颇有意思。薛宝钗没有一进来就问“金钏儿怎么没了”,也没问“姨娘为什么哭”,是贵族间的礼仪,“非礼勿言”。她明知道王夫人就为了金钏儿之死而哭,却故意装不知道。

王夫人也不好张口就说金钏儿死了。但她心里烦乱,反而不经意地问到贾宝玉,却暴露出金钏儿之死与贾宝玉有关。正是欲盖弥彰。人性总有这样的弱点,越是想要遮掩,就越容易暴露。

王夫人此时心中怪怨贾宝玉之过失,才会下意识问起他。当然,一般人可能也不会注意她的这一问。但只要知道金钏儿被撵与贾宝玉有关的,就难免会联想,可见王夫人也是方寸大乱。

王夫人问:“你可知道一桩奇事?金钏儿忽然投井死了!”这是典型的贵族虚伪。明明真相藏不住,却还刻意隐瞒,不过就是面子二字。

宝钗见说,道:“怎么好好的投井?这也奇了。”薛宝钗两次提起“这也奇了”加上王夫人说“奇事”,不是奇怪金钏儿为什么死了,而是代表惊诧,撇清关系,表现什么也不知道!

尤其宝钗对奴才时说“这也奇了”,对姨娘王夫人也说“这也奇了”,可知她行事极为小心。

宝钗表示不知道,王夫人才好说出一套说辞,解释金钏儿弄坏了东西,被她撵出去,一时想不开跳井死了。王夫人这里说了两个谎话。

一,自己承揽,将贾宝玉撇出去,真是“感人肺腑”好妈妈。

二,“我只说气他两天,还叫他上来”,太言不由衷。金钏儿被撵前苦求她说回去没脸见人,她那时的铁石心肠呢?

薛宝钗当然不可能打破砂锅问到底,毕竟金钏儿不过是个丫头,王夫人才是她姨娘。也不可能因为丫头的死,义正言辞揭穿姨娘的谎话。她此来的目的,只是安慰王夫人而已。

(第三十二回)宝钗叹道:“姨娘是慈善人,固然这么想。据我看来,他并不是赌气投井。多半他下去住着,或是在井跟前憨顽,失了脚掉下去的。他在上头拘束惯了,这一出去,自然要到各处去顽顽逛逛,岂有这样大气的理!纵然有这样大气,也不过是个糊涂人,也不为可惜……姨娘也不必念念于兹,十分过不去,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,也就尽主仆之情了。”

薛宝钗这番话说得非常好,王夫人就想要倾诉,宝钗就及时给了抚慰。人死不能复生,王夫人有心结,需要个人替她解开。金钏儿终究只是个丫头,她们并不太在意。

薛宝钗的言论让很多人觉得冷血,其实是欲加之罪了。

薛宝钗与金钏儿毫无关系,金钏儿的死也与宝钗无关。不可能让她如丧考妣或者伤心不已什么的。她说金钏儿糊涂,第一,金钏儿投井自尽,对主子和对父母都是不忠不孝之举。第二,千古艰难唯一死,能活着却死了,也是不负责任。

薛宝钗的目的是宽慰王夫人,不是悲盗金钏儿。金钏儿又不是她的丫头莺儿,双方并无太深感情。贾家几千口人,不能因为金钏儿死得冤枉就伤春悲秋,故作怜悯。这不符合人性!

丫头金钏儿在那个时代主人心里,与宠物无异。生杀予夺全在一念之间,生死真的不那么重要。

所以,薛宝钗的话并无问题。晴雯死了,林黛玉也没见难过。只有同等身份的人,他们才会感同身受,这就是阶级社会的无情。就算现代社会,谁也不会对与自己不相干的人过度悲伤,人性如此,不多赘述。

王夫人得宝钗宽了心,到底倾吐了心中块垒。只能打起精神将功补过。说赏了金钏儿娘五十两银子,又要给金钏儿做两件好衣服装裹。